微拍女


微拍女
微拍女

微拍女

微拍女侠客岛:不戴口罩 对得起前线拼死拼活的人吗?,微拍女

林军:刚才讨论,两位都提供了很精彩的意见,我作一个小结发言,我们今天讨论新浪MBO这个话题,我觉得新浪是一个被低估的公司,新浪现在的市值只有腾讯的1/10,也就是说如果从市值角度上,新浪整个市值在美国已经上市的纳斯达克股票公司中,他在10名左右的位置,市值和他的影响力相比,完全是不匹配的,就是这样一个寄托我们很多情感,同时又被低估的公司的一举一动,所以我们会关注他。我们关注新浪,是希望他能变得更好,也希望他的成长和发展能够为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让中国互联网越来越好,让我们的记忆和对社会的理性思考更多一些,谢谢大家!桂林生活网微拍女桂林生活网

  初心  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  1992年底,新上任的乡长商顺模十分奇怪,为何草王坝村一半以上的户数姓徐,这么多年却选择一个姓黄的人做支书?  “是公心!”每每谈起老支书,70多岁的老党员徐开伦都竖起大拇指。桂林生活网微拍女张震阳:因为09年是3G发牌出来的结果,3G发牌出来的结果就意味着中国电信、中国联动意味着自己将在移动通信市场上该做什么事情。而这一年中国移动的TD真的是让他进退维谷,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但是在市场策略方面,一开始中国移动采取的是想把其他两个运营商带到沟里去,就是3G面临的是高端用户。从一开始电信和中国联通也许还跟着喊高端用户,但是后面一看不对劲,不能跟着移动喊高端用户,现在他们非常积极主动的采取迂回曲折的路线,先从二线城市开始,农村包围城市,我不管一开始的高端用户在哪里,我先要第一批用户量,第一批用户量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新增的手机用户,第二个是上网卡用户,这两个刚好中国移动以前一直没有去发力或者没有意识到的战略上的盲区,中国联通和电信从中国移动的盲区杀进去之后,当然就获得了很好的成绩,这个成绩一获得起来,中国移动肯定心里面是有问题的,这种状况下,这是猜想的,可能会逼着代理,不完成肯定不能结款,在这样的压力下,下面的人再怎么去折腾,其实是正确的。而且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已经把战场移到二、三线城市,一些卑鄙无耻的手段在这些城市发现,这很正常,并不是因为大城市的人讲文明,是这个战火还没有烧到大城市。

桂林生活网

张震阳:不是,是现在的创业者太过艰苦了,数量越来越多,而且VC余粮也不多,VC威胁回撤资金也不少。面对着这么多的需求,还有从中挑出一个好项目,而且还要在这个好项目里面投入足够多的现金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很多创业者和VC奔着中国的一个新的政策---创业板的开设。看看能不能把业绩做到冲上创业板的这个门坎。而且很多VC也想着以前只能到海外去上市。但是海外上市都很多政策上门坎,包括一些资源上的配置,条件也是很苛刻,价格也不低。创业板是不是能够给这些创业者和VC足够多的机会呢?这个要慎重看待,不是太乐观。

桂林生活网

针对此前关于国美因为现金流紧张需要融资60亿港元才能满足现金流的要求,国美董事会主席兼总裁陈晓称,此次融资所获得亿港元完全可以满足公司发展。微拍女

作决网友:桂林生活网微拍女北京市商务局:今年夜经济发力点还将瞄准社区商业

微拍女张春晖: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问题,我们用另外两个例子看,第一我们可以用全球化的例子对应笨狸刚才说的事情,一个道理,原来做生意只能在中国做,现在全球化了,因为物流、信息化,整个供应链已经全球化对接上了,全球采购,像沃尔玛一样,自然降低成本,自然就会影响到美国竞争对手的生存空间,这是信息变革所带来的商业模式转变。另外一个例子我们可以看一下现在的盛大文学、中文在线这两个国内最大的网上阅读平台,他们最早的时候也是跟传统板出版商签授权,扫描或者录入等等,提供电子化,由于聚合产生第二种商业模式出来了,就出现很多网络写手,这些网络写手已经不走传统那条线,没有什么出版、刊号、卖,没有了,直接就写成电子版卖钱去了,所以也带来商业模式的改变。刚才笨狸说Google这种过程也是一种商业模式,没有错,很多传统图书馆肯定会受到挤压,传统出版公司肯定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特别是不仅仅一个Google干这个事情的时候,有十个八个干这个事情的时候,肯定会,但也是一种商业形态的改变。

张春晖:最近台湾出了一件事情,台湾所谓的“内阁集体请辞”,“行政院长”刘兆玄请辞,台湾的国民党、民进党给他的评价是很高的,刘兆玄前面承受了这么多压力,特别是8月8号台湾水灾之后,他的压力更大,他老早就决定辞职了,6月份他就提出辞职,但是因为发生水灾之后,这个人埋头苦干,闷声不响,先把重建工作理了一遍,做了11天,有了一些成绩,能对民众作出一些交代之后,然后才来一个华丽的转身,下台了、辞职了,所以大家给他评价很高,我觉得开复老师也是一个道理。如果Google这个平台已经很完善,在中国市场和它的位置已经很稳定,他完全可以利用Google的这些资源,因为我们在北京的时候知道,他很热衷于搞大学生的创新比赛,跟清华大学的创新大赛,有很多实习生计划,Google内部也有内部创业创新的计划和奖励,他完全可以利用Google这样的平台对社会、对行业、对内部去提供很好的帮助,游刃有余,因为他可以动用的行政资源很多,他又何必舍弃这么一个平台,去做这样一个创业的公司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他承受了很多压力,像刘兆玄一样,他很想做好,刘兆玄是个学者,他没有什么太多从政的经验,然后就进了“内阁”,肩负起台湾“行政院”院长的使命。李开复当然比他要强太多了,他熟悉中西方的文化,帮助Google在中国建立了这样一个基础,取得这么大的成绩,这是功不可没的,但是毕竟形势比人强,他在这个过程里面,他要带领Google在中国再往上走,遇到很多困难,不可克服的一些困难,比如前段时间,他原本早就可以辞职了,但是因为出现了Google上面管制的问题,所以他又把这个责任挑起来,这个人从个人的情操到责任心来讲,他是很伟大的,我们要承认,他等这件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起码渡过最困难的关口,他才来一个华丽的转身,从这一点来讲,跟刘兆玄这个事情相比,太像了,我觉得这两件事情太像了,所以我认为他是被动的。微拍女

分享到